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陈金灿
发布时间: 2015-05-08 信息访问次数:1 字体:[ ]

 

 

 

  共产党员陈金灿是如皋县陈邵乡(今桃园乡)陈官庄人。1915年9月24日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抗日战争时期,如西县南马塘镇,有一支二十人左右的民兵小游击队,活跃在这个区的西北部,它沉重地打击了如(如皋)新(新生港)线的日伪,尽力地保卫着南马塘区人民的利益。陈金灿就是这支游击队的负责人。

  1943年秋天,西河湾伪军到陈邵乡抢劫、绑票,陈金灿被抓去,遭到了一顿毒打,家里凑了两千元将他赎回。他受这个打击后便带头参加了民兵。他一出头,十几年青年都跟上来了,陈官庄的民兵队伍很快建立起来了,推选他为分队长。

  陈官庄的民兵队伍建立后,手里的武器只有上级发的几颗手榴弹,在陈金灿的带领下,他们都很勇敢,时常钻到敌人据点里去贴标语、散传单、揍日伪军。陈金灿嫉恶如仇,有一次抓来一个坏蛋,未经上级批准就把他杀了,区委知道后,批评了他的鲁莽行为,要他加强组织观念。从此以后,他有事总是和同志们商量,及时向上级汇报请示。

  1943年冬天,陈邵乡实行新乡制,原乡队长办事强迫命令,还动手打过人,群众不满,被免了职。大家认为陈金灿胆气大,领导民兵又出劲,便选他当了乡队长。他担任乡队长后,对群众和气,干工作脚踏实地,打起仗来总是走在前头。党组织见他进步快,群众拥护,便批准他加入共产党。

  陈金灿入党后进步更快,带领民兵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保卫群众。在党的政策感召下,西河湾据点伪三十七师一个营长的勤务兵小王弃暗投明了。从小王那里了解到伪营长的另外一个勤务兵,搞了个老婆,天天带着快慢机宿到据点篱笆外边。陈金灿和几个同志商量了一番,决定去缴枪。黄昏时分,陈金灿带了几个民兵和小王摸到那个伪勤务兵住宿的地方。伪勤务兵发觉有人来,正准备反抗,陈金灿眼明手快,一枪结果了那家伙。敌人听到枪声,以为我军去攻据点,吓得乱放枪,却不敢出来。事后陈金灿将缴获的快慢机送到区里,顾辛农区长奖给他一支驳壳枪。

  到了麦收季节,民兵都要回去收麦,这时伪军便又向边区疯狂进攻,面对这种形势,陈金灿想了个抗敌、生产两不误的办法:把小游击队变成伴工小组,轮流开到各战士家帮助收麦。干活时把枪带到田里,以防一旦发生情况,好随时对付敌人。1944年7月大热天,陈金灿带了游击队到新庙据点附近,伏击下乡的日伪军。由于坏人告密,伪军70多人赶到,他叫大家藏在玉米田里,严阵以待。大家饿着肚皮,坚持了整整一天,伪军始终未能发现他们,晚上陈金灿领着大家,安然地回来了。

  同年11月26日夜里,群众大都入睡了,西河湾敌人偷袭陈官庄,陈金灿睡在家中,发现情况立即隐蔽起来。日伪军冲到他家搜查,始终没有寻到他。他究竟在哪里藏身的呢?原来他仰面贴在床楞子下面。日伪军走开后,他溜到外面就打枪,并大声呼喊:“一连、二连快冲上。”日伪军吓得丢下“肉票”,狼狈地逃回窠巢。

  西河湾的日伪军一次到陈邵乡碧陶庄“绑票”,老百姓很焦急。陈金灿为保护群众,想了个办法,“你到乡下抓我们的人,我就到街上抓你们的人。”他带了两三人到磨头镇西河湾附近,遇到单身活动的伪军,拖住就跑,一天大早,几个伪军同伙夫在磨头镇街上买东西,被陈金灿他们撞到,他们先抓住了伙夫,其余伪军在逃跑中又被陈金灿抓住了一个。从此以后,伪军人数少就不敢上街了。

  陈金灿关心体贴战士,他带的队伍,纪律严明。1944年底下大雪,听说有情况,陈金灿叫一个队员出去侦察,他见那个队员没穿鞋,随即脱下自己的鞋,送给了那个队员。一次,一个队员在老百姓的沟里捉了一条鱼,他连忙叫战士将鱼丢到河里。鱼死了,他又拿出钱来赔偿。他对战士恳切地说:“伙家,群众纪律要紧!”

  1945年3月18日下午,陈金灿正带着五个同志到天宝乡去锄奸,途中得知有敌人到朱家庄骚扰的消息,他立即带了小部队赶去,不料遭到敌人的包围,两个队员在战斗中挂了彩。陈金灿下令其他同志迅速撤退,他一个人在后面掩护。这时敌人的机枪打中了陈金灿的膝盖。他倒在麦田里,忍痛爬行了两节田远,举枪向敌人射击,连打三枪总是瞎火。敌人越来越接近了,他不愿驳壳枪被敌人缴去,用尽浑身的力气,在地上扒了个坑,将枪埋在里面。3个日本鬼子追过来,陈金灿当即被杀害了。游击队员们收殓陈金灿的遗体时,发现他的手指尖磨得血泥模糊。他们顺着陈金灿临危前在地面上留下的痕迹挖掘寻找,找到了那支驳壳枪。战友们拿起陈金灿用过的驳壳枪,继续狠狠地打击敌人。

  县政府和县民兵部追认他为县民兵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