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练玉成 练玉昌
发布时间: 2015-05-08 14:54:10信息访问次数:  字体:[ ]

  如皋古城东南外城脚五号,有一户姓练的大家庭,祖父练宝璜是本城吹手业的领班,五个儿子都是乐师,举家靠做会,做红白喜事挣钱维生。孙子辈二十几个,男孩子去念书,女孩子跟着大人学络丝、绣花。

  长房练树堂的儿女最多,先后生了16胎,因为生活困难,活下来的只有四男二女,都是苦水中泡大的黄连苗苗,不怕风吹雨打。

  长房次子练玉成,乳名春生,1920年12月7日(庚申年十月十六日)生,10岁时道南小学初小毕业后辍学,因与邻家孩子打架,左眼上睑留下一道疤痕;捉迷藏扒城墙,从城头上摔下来,跌伤了屁股,腿瘸了几个月;正月十八日下大河,在冰水里“洗落灯澡”。如此淘气,令家人担心,只好节衣缩食,省下钱来送他到素称严厉的陈植三老夫子家读私塾。在老师的管教下,他人长高了,规矩也学好了,才15岁的孩子,就被送到西门田家木行当学徒,早早接受生活的磨练。

  1938年3月19日,日本侵略军侵占如皋城。他随木行老板逃难到十三里港东边的周家庵。这时,他已是19岁的血气青年,不甘当亡国奴,暗自离开老板,化名练新,参加了薛承宗的如皋县常备大队(后改编为保安一旅)。

  长房老三叫练玉昌,乳名明生,1923年8月18日(癸亥年七月初七)生,先读道南小学,后转到定慧小学直至毕业。毕业的作文中有这样的话:“做人,宁战死疆场,不做亡国奴!”日本侵略军侵占如城时,他才15岁,随父母逃难至宋家桥,未几日,打听到二哥练玉成参军的消息后,即不辞而别,来到东乡,也在常备大队当了小兵,化名练明。

  1938年4月29日凌晨,常备大队反攻如城,练玉成参加“奋勇队”,从东水关潜水入城,沿东大街向西突进,到达状元坊瞟见西云路巷内有敌人运动,随即投出一枚手榴弹,乘着硝烟直扑县府。练玉昌也参加了攻城。黎明时部队奉命撤出。接着,兄弟二人又参加了5月3日,5月9日的攻城战斗。6月7日(农历五月初十),日军进犯崔河、花桥与薛部二营遭遇。激战直至下午,薛部牺牲40余人,伤数十人。此战中练玉成首次负伤,但养伤两旬即归队参战。此后虽多次负伤而斗志不减。

  1940年9月6日,薛承宗受江苏省省委韩德勤调遣,亲率所部在营溪向新四军阵地发起进攻。讵知一触即贵,副团长以下官兵全数被俘,只有薛承宗带了几个勤务兵逃回东马塘。随后,新四军将薛部全数交还。在返防途中,练玉成和练玉昌兄弟二人走到一岔路口一棵大树旁,遇到了在上海做印花工的长兄练福生。当兄弟谈及营溪战斗时,练玉成愤慨地说:“我以抗日救亡而披上军装,安能向同路人乱放一枪?当时驻地大门已为对方火力封锁,但我所考虑的不是战斗,而是如何掌握时机脱离火线。”他们返抵防地之后,在中共地下党的帮助下,兄弟两个都请假离队,练玉成立即赶赴海安参加了新四军,后被选送行政学院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分配到泰东县警卫团任一营一连连长。1941年3月调任华中行署警卫团某连连长,8月晋升为营长。练玉昌回家探望父母兄姐后,立即赶往海安找到练玉成,在其帮助下,参加了新四军,同时送行政学院学习。在此期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2月毕业后,分配到泰县雅周区署工作,先后任区署政治干事、区委会支干、区队指导员。

  1941年,练玉昌已是一位18岁的英俊青年,战争的磨练使他很快成熟起来。作为区队指导员,他很会做思想政治工作,带好部队,搞好群众关系。驻地周南乡的抗日民主政府乡长,特别喜欢这位小伙子,专门派人用小车子到如城把练玉昌的母亲接到家中,提出要做儿女亲家,玉昌的母亲看到那位俊秀的姑娘喜得合不拢嘴,答应跟儿子商量。当晚,她把玉昌叫到乡长家。母子相见真有说不完的话,他们畅谈到半夜,忽然部队接到命令,玉昌连夜率队去曲塘一带破拆通扬公路,割电话线。7月2日(农历六月初八)黎明,他们胜利完成了任务。返防时,大雨滂沱,河水猛涨,练玉昌在泅渡时被水下一根木桩勾住,旋被激流淹没……。

  1940年练玉成当连长后,在给上海大哥的信中曾写了这样几句话:“我已决心献身革命。二老生我兄弟数人,你是大哥,今后双亲的奉养唯赖你多多费心!”他率领部队抗日扫伪建树颇多。特别是参加扫灭伪军团长吴刚所部,使如皋日伪震惊。日军查户籍,发觉如皋人中与“中国兵”连长练新同姓的唯有南门一家,派人询查,幸左邻右舍帮助,异口同声地说:他家儿子在上海做印花工,没有人当兵,这才躲过了灾厄。

  但是,伪军谍报人员陈某一直怀疑新四军连长练新就是自己小学的同学练玉成。他伪装成抗日青年在东陈找到练玉成,要求参军,相谈甚契。练玉成没有防备,当夜与之同眠,半夜,这家伙偷到玉成随身用的驳壳枪,向如皋飞奔。玉成发觉后,立即率领通讯员抄小路追至五里墩,终将陈某抓获,报上级批准后,在军人大会上宣布了陈某的罪行,亲自用刺刀将这个民族败类刺死。

  1941年8月,敌寇大扫荡,进犯栟茶东北之五灶港。这时练玉成已晋升为警长。部队转移中在小头桥畔与敌遭遇。敌众我寡,为保存有生力量,他命令部队撤退,自己携一挺机枪就地还击。部队安全转移了,但练玉成遭敌寇机枪集中扫射,身如蜂巢,倒在血泊中,时年21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